• 这些藏在主城中的小众公园 景美还免费 2019-04-22
  • 成都:共享办公受追捧 助力写字楼“去库存” 2019-04-21
  • 顺利合龙!长江天堑迎来世界最大跨度“牵手” 2019-04-19
  • 对啊网智能招聘产品上线 学习记录也能助力好工作 2019-04-15
  • 蜈蚣精的出游必备战靴 旅行路上皆战场 2019-04-15
  • 第24届上海电视节落幕何冰爆冷夺最佳男主角 2019-04-13
  •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-04-13
  • 湖州德清乾元镇:小弄堂大风景 2019-04-03
  • 湖南《当代商报》工作人员戴石宗在家中遇害,嫌犯已落网 2019-04-03
  • 支付宝微信等即使收归央行也难管无限复制派生还派生多个马云腾 2019-04-03
  • 彭真:社会主义法制的主要奠基人 参加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制定  2019-04-01
  • 俄罗斯球队为国争光,为普京争脸。揭幕战横扫沙特队,吸引世界眼球。一代伟人普京,是俄罗斯人民的福气,强国,强军、富民,是普京献词“地球盛宴”的真正荣耀时刻,俄国人 2019-04-01
  • 5月份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上涨至5.60% 2019-03-22
  • 安徽3年争取逾百亿资金 确保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2019-03-21
  • 咨询成果推介泸州长江生态湿地新城概念性规划 2019-03-21
  • 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    第30章 要变天了

    作者:江宓|发布时间:01-14 23:40|字数:4046

    我坐在办公室里,想着自己需不需要为这件事,去向沈厉了解一下情况。

    我虽然顶着沈厉太太的帽子,但并没因这个身份,就进入星耀的管理层,当然,其中有原因是婆婆蒋澜不允许我任职公司高层,另外呢,我对参与决策管理的工作也不感兴趣,相比经理级,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做个明星经纪人。

    所以,也可以说,沈厉和沈谋这种高层碾压,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根本不需要费心去理会。

    更何况,以我和沈谋之间过去那点牵扯,我似乎独善其身更好。

    于是,思考过后,我决定,就当不清楚这件事,不予插手。

    而且,我觉得,倘若我都能多少察觉到,沈谋可能有夺权的念头,沈厉应该也知道,不可能完全被蒙在鼓里,没准,这次沈谋的提案被驳回,就是沈厉想借以警告和敲打一下沈谋呢,我若贸贸然开口,沈厉会怎么想我?我何必沾一身腥呢?

    整理好我特意回公司找的文件,拿上文件,我正准备离开,却忽然接到了沈厉的电话,说约我一起吃午饭。

    我和沈厉是在一起上班,但实际上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次数并不多,我已经几天没回公司了,今天回来一趟,他就找我吃午饭,我差不多猜到,他应该是有事要跟我说。

    我走出公司,沈厉的车已经停在公司门外,我走过去,坐进后排,关上车门后,沈厉吩咐司机去襄阳路。

    襄阳路上有一家日式餐厅,我同沈厉去过,餐厅的食材新鲜,味道也是申城数一数二的日式餐厅了,而且这间餐厅是日式庭园的装修风格,包间里听风//流水,静谧宜人,的确很适合谈事情。

    果然,最后应了我的猜测,沈厉是打算在这间餐厅用餐,司机将车停在餐厅前的停车位里,我和沈厉各自下车,然后一起走进餐厅。

    他应该是已经事先定好了包间,我们进去后,服务员直接引领我们去了包间。

    落座后,沈厉很快点了菜,我甚至没有出声提什么意见,沈厉在这方面似乎挺有主见,又或者挺细心,我的喜好,他基本都清楚,所以点菜不会误点我的雷区。

    服务员出去后,包间里只剩下我和沈厉,窗外,能听见潺潺流水,还间或有鸟叫,如果不是我清楚沈厉有目的,我倒还真的挺想享受一下这种环境的。

    “突然约我出来吃饭,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?”只有我和沈厉两个人,我也没再拐弯抹角,直接开口问他。

    沈厉点点头,两手五指交插在一起,看着我缓缓道,“我和大哥因为提案的事情发生了些矛盾,这件事你知道了吗?”

    “我今天回来大概听说了,但具体因为什么,不太清楚?!?/p>

    “大哥提出那个议案,可能会动摇集团的根基,现在集团已经有几个项目正在运行中,如果再添一层风险,我真的怕集团承受不住,况且,不只是我,高层中也有大半都不赞成大哥这项议案!”

    沈厉说着,我就听着,也不插嘴,但我心里其实是疑惑的,毕竟在此之前,沈厉从未如此详细的对我讲过公司发展的事情。

    “所以,你不会想我去劝大哥放弃这项提案吧?”沈厉说完后,我轻声反问道,“你知道的,你们这种公司高层动议,我不懂的!”

    沈厉轻笑了一声,“老婆,不用一脸戒备的样子,我知道你不懂,我没打算让你去劝大哥放弃提案,就算要劝,也是让父亲出面比较好?!?/p>

    我点头,赞同他的说法,“那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  “那日之后,大哥就去了临市谈一个地产项目,我们的关系直接就僵在了那儿,所以老婆,我这次是真的需要你帮忙,帮我和大哥之间搭个桥,等大哥回来,我也可以再跟他详谈提案的事情,毕竟是要跑一趟临市,我不好让父亲辛劳,但是让手下人去的话,又未免少了些讲和的诚意……想来想去,只能找你了!”

    沈厉这番话,的确说的没什么问题,再者说,到底是他亲自开口了,我若是想也不想的拒绝,太下沈厉的面子,我和他的关系,恐怕也要起波澜了。

    苏垚才刚拿了沈厉三十万,我还没凑齐还给他,我也刚收了沈厉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,于情于理,替沈厉跑这一趟,是必须的。

    是以,我没多想什么,答应了下来。

    我答应后,看沈厉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,心里不禁有些好奇,他和沈谋之间,一直以来的关系到底如何呢?

    我能看到的是,维持着表面的和平,实际上内里是否一直在暗潮汹涌,我看不到,也许是因为沈厉和沈谋的演技都很好吧,像他们这种豪门争权,也不比古代后宫争斗好多少,我还是少关心为妙。

    和沈厉吃完午餐后,我们又一起回了公司,我把之前计划好的一项工作往后推了推,下午三点多,出发去临市。

    申城和临市距离约三小时车程,沈厉安排了司机送我去,我算了一下,最晚七点前也能见到沈谋。

    一路上行车都很顺畅,高速也没有堵车,六点左右,我们到了临市,不到六点半,我到了沈谋入住的酒店。

    我不想耽搁太多时间,明天我还约了一个制作人,所以我本打算的是,当天去当天回,夜里十一点左右,应该也能回申城了。

    我在酒店楼下的大堂给沈谋打了电话,沈谋电话中听说我过来了,倒没有表现出多少诧异,直接把房间号给了我,让我上去找他。

    我其实不太想直接去房间找沈谋,但想一想,我本就没打算跟沈谋多说什么,把沈厉的意思转达清楚就好,要是约出去谈,反而更耽误时间,于是我直接乘电梯上楼去了。

    走廊上没人,我看着房门上牌号,很快就找到了沈谋入住的1204号房,站在门口,我敲了敲门。

    没等很久,门开了,沈谋站在门内,我站在门外,他先开了口,“来了?”

    我对他露出一丝公式化的笑容,点点头,招呼道,“大哥!”

    “进来吧!”沈谋撤开了半边身子,让我进去。

    我抬步走了进去,只大概看了一眼,是间正常的套房,没再多打量,直接向沙发处走去,边走边把文件从包里拿出来。

    我正要开口,我身后不远处的沈谋反而先开了口,“沈厉让你来的?”

    我回过头,看着他,应道,“有份加急文件要大哥签一下,沈厉走不开,又不放心手下的人,就让我跑一趟……”

    我的话还没说完,沈谋嗤笑了一声,打断我,“你是公司的艺人经纪人,什么时候还兼职沈总的助理了?”

    我听出沈谋话中隐约带着讽刺的意味,想着沈厉当着一众公司高层的面前,不给他面子,驳回他的提案,加之两个人又发生了争执,想必沈谋心里的火肯定还没散去,便不搭茬,随他说。

    其实比起沈厉,沈谋应该是更了解我什么性格的人,毕竟他认识我的时候,我还不需要学着伪装自己,不需要虚伪做人,性格还很真很直。

    看我不说话,沈谋也不再继续对我说类似带着嘲讽的话,他走去套房的冰箱处,打开冰箱门,拿了两瓶水出来,走回我身边,递了一瓶给我。

    我接过,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将文件递给沈谋。

    “大哥,我并不关心你和沈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争执,我今天就是按照他希望我做的,拿一份文件给你签,沈厉实际上是什么目的,我想你应该很清楚,不用我多说什么!”

    沈谋没有坐下,而是靠在沙发扶手上,右手拿着那瓶水,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在瓶盖上摩挲着,像是在思考我说的话。

    片刻后,他才又开口道,“我的确知道沈厉是什么目的,苏落,那你是否又知道,沈厉是什么目的?”

    我蹙了蹙眉,不懂沈谋为何这么问我,“不知道,我说了,我也不想知道你们两个都在计划着什么?!?/p>

    沈谋低低的呵笑了一声,“苏落,还记不记得,那天走公司的走廊上,我说过的话?”

    我当然记得,正是因为沈谋说了那句话,才让我怀疑了他有要夺权的心思,但他这么问,我却不能顺着他的话配合着回答他。

    “不记得!”

    沈谋似乎也不在意我到底记不记得,“没关系,我记得就好!”

    他这番含糊其辞,语意不明的样子,让我的心里有些不安,总觉得,我今天过来,好像并不是个正确的选择,沈谋这副样子,也根本不需要我给他和沈厉搭桥,他分明已经很明确自己要做的事。

    “小落,还记不记得我们分手那天?”沈谋又开口,似在问我,又似在回忆着,自言自语。

    我们交往的时候,沈谋特别喜欢叫我小落,总是我的小落,我的小落这样称呼我,好像把我标记成了他所有一样。

    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他,我的喜欢中,不需要掺杂半分利益,我不需要知道他是否有钱,是否能给我未来的工作或者生活带来什么帮助,我就只是单纯的喜欢他,依赖他。

    沈谋的性子沉稳,又比我大三岁,我念大学,他念研究生,我平时遇上任何拿不定主意的事,都会去找他给建议,并且最后基本上都会采纳他的建议,很少会推翻或者反驳他。

    那时我以为,我们以后结了婚,我也一定会听他的话,他说什么我就是什么,不用费心任何事,多幸福??!

    那时我也从没想过,我那么喜欢他,而他对我,可能只不过是念书时期的一剂调味品,当我可能阻碍到他的未来时,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我踢开。

    我不作声,沈谋也不是非要让我说,他自己幽幽的说道,“你来找我,一双眼睛哭的肿肿的,你说你爸爸死了,你家的公司破产了,以后,只剩下你和妈妈、大哥,而你妈妈和大哥是只会挥霍的人,你不知道以后你该怎么办?

    我当时很想回答你,那有什么关系,你还有我,我又不是养不起你,我不仅可以养你,你妈妈和大哥想怎么挥霍也都没关系,他们是你的家人,也就会是我的家人,我负担他们心甘情愿,只要你开心就好,我喜欢看你笑,不喜欢看你哭,因为我的心会疼……”

    我两手攥在一起,把手被的几乎攥的生疼,可我依然没有停下自虐的动作。

    沈谋还在说着,“但我并没这么说,你一定不会忘记,我对你说了什么,我说苏落,我们分手吧!”

    沈谋笑了起来,声音里像染了什么悲伤一样,笑声牵动着他的声带,竟有些悲怆的感觉,“我的小落,那时候你都傻了,你只是愣愣的看着我,你甚至都忘记拽着我,质问我为什么?当然,我也回答你了,你家公司破产了,贫穷的你跟我就不再相配,我当然不会再跟你继续恋爱……”

    “够了!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看着沈谋,压抑着自己去想起曾经分手时的伤痛,“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再听你回忆过往!”

    我拿起刚刚递给沈谋,被他扔在茶几上的文件,“大哥,请你尽快把文件签了,我还要赶回申城,没时间再陪你耽误了!”

    沈谋只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没再说什么,接过文件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我确认他签好了名字,阖上文件,唇抿着,没再说什么,就往门口走去。

    我的手刚落在他房门的把手上,他又出声道,“苏落,星耀集团要变天了……”

    我背对着沈谋,拧了拧眉,没有再回他什么,拧开门,快步走了出去。

    走进电梯,按下一楼键,我靠在厢壁上,心头一片混乱。

    沈谋是真的厉害,那番话,直接勾起了我们分手时我的痛苦和绝望,刚刚那一刻,明明已经过去好几年的事情,竟像在我眼前又重演了一遍似的。

   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,为什么要在这一刻,搅乱我早已平静的心水!

    作者说:

    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原来如此深爱着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  手机版
  • 这些藏在主城中的小众公园 景美还免费 2019-04-22
  • 成都:共享办公受追捧 助力写字楼“去库存” 2019-04-21
  • 顺利合龙!长江天堑迎来世界最大跨度“牵手” 2019-04-19
  • 对啊网智能招聘产品上线 学习记录也能助力好工作 2019-04-15
  • 蜈蚣精的出游必备战靴 旅行路上皆战场 2019-04-15
  • 第24届上海电视节落幕何冰爆冷夺最佳男主角 2019-04-13
  •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-04-13
  • 湖州德清乾元镇:小弄堂大风景 2019-04-03
  • 湖南《当代商报》工作人员戴石宗在家中遇害,嫌犯已落网 2019-04-03
  • 支付宝微信等即使收归央行也难管无限复制派生还派生多个马云腾 2019-04-03
  • 彭真:社会主义法制的主要奠基人 参加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制定  2019-04-01
  • 俄罗斯球队为国争光,为普京争脸。揭幕战横扫沙特队,吸引世界眼球。一代伟人普京,是俄罗斯人民的福气,强国,强军、富民,是普京献词“地球盛宴”的真正荣耀时刻,俄国人 2019-04-01
  • 5月份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上涨至5.60% 2019-03-22
  • 安徽3年争取逾百亿资金 确保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2019-03-21
  • 咨询成果推介泸州长江生态湿地新城概念性规划 2019-03-21
  • 老时时彩 吉林时时彩中奖规则 白小姐中特网 pc蛋蛋刷蛋器 重庆时时彩官网 世界杯竞彩足球比分 新浪彩票3d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四星开奖结果 3d预测爱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 顶呱刮彩票中大奖 七星彩走势图(2010年) 手机报码开奖结果记录 北京pk10官网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控